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

日期:2020-08-02 07:23:03 来源:互联网 编辑:小美 阅读人数:880

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的我,有些关于吃的苦涩回忆,现笔录几则亲历的小故事,以此说明我们今天的生活是有了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滚水泡馒头

小时候,我跟外婆生活在乡下,读高小是在离家几里远的汀头中学。早出晚归,不带午饭的日子,就跟同学们一起去小镇上唯一的一家饮食店买馒头饱肚。如果没记错的话,当时的一个馒头5分钱。馒头不大,拽紧后一分为二,两口就消灭了。一个馒头只填得胃里一个小小的角落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1)

好大一缸油

那年我17岁,是县芦苇场的一名合同工。出没芦苇荡,心里害怕的是感染血吸虫,高兴的是那里伙食不差,餐桌上经常有鱼有虾不讲,那荤菜素菜碗里的油水也多。油是菜籽油,油菜是自己种的。一望无际的芦苇荡里,总有些地方水漫不到。到了播种的季节,拖拉机把那地方耕过,种子撒下去后就交给老天爷去管了,不用间苗、除草、施肥、打农药,油菜长势喜人,年年丰收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2)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3)

油菜籽榨了油,用几口缸装起来。缸是大水缸,每口装得几百斤。缸上有盖,遮灰防老鼠。缸得盖严实,留有缝隙会给老鼠以可乘之机。老鼠偷油有高招,嘴够不着的地方,它会用尾巴蘸了,一点一点送进口里吮吸,一下又一下,无数下之后,它就吃饱喝足了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4)

一日,炊事员张稳成拿钵子去缸里舀油,走近,他发现缸的半边盖子没盖上,是上次舀油后忘了。再往里看,吃惊不小,缸里一只死老鼠有筷子长,身子已明显肿胀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5)

看稀奇的围拢来,有的捂嘴巴作呕吐状,有的抱怨张师傅糟蹋了一缸油。张师傅此时也因自责不作声,好一会才说:是我大意了,我赔。

看牛的赔牛不起,他也只是那么说说,听的也只是听听,没往心里去。

再进食堂,时不时有人问张师傅:不是用的那个油吧?

没有没有,那还吃得?张师傅连连摇头,语气十分肯定。

久而久之,就没有人提起那缸油了,除了少不更事的我。

那日,我特意去库房,看到缸里的油快见底了,就问张师傅油呢?张师傅反问我天天吃的什么。我不敢相信,嘴巴张开,眼睛瞪得牛卵子样,望着张师傅。张师傅望着我笑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6)

一晃40多年过去了,触景生情,偶尔也会想起那缸浸泡过老鼠的菜籽油,但心里早已理解了当年张师傅的所为,他说一套做一套,并非要存心蒙人,实在是顾及到了大伙的心里承受力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7)

回想起来,当年完全信了张师傅话的恐怕只有我一人,其他人都是心知肚明,不说破而已。想想也是,莫说是在那物质生活十分贫乏的年代,即便是在今天,那些生活有了极大改善的百姓,要他因为一只老鼠而倒掉一缸油,那也不会是人人都下得了手的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8)

忆苦餐

1970年前后,文革运动如火如荼,那时抓多,促生产少,因而生活物资十分缺乏,绝大多数人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。为了教育下一代不忘阶级苦,牢记血泪仇,我们那地方常召开忆苦思甜大会。忆苦,是忆1949年前的苦;思甜,是思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甜。现在想来,那苦,是够苦的;而甜,却未必有多甜。吃忆苦餐是忆苦思甜大会的一个重要环节,母亲任教的小学就吃过忆苦餐,我至今印象深刻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9)

操坪里站着百多个学生,他们各自拿着从家里带来的碗筷,神情严肃地在队列里挪动着脚步。队列前的一张课桌上摆了两个木水桶,桶里装的是煮熟了的忆苦餐:米糠拌杂七杂八的菜叶子。没放盐,更没放油,黏黏糊糊,是不折不扣的猪食。

几把瓜瓢同时打餐。没人敢不吃,不吃是阶级感情问题,阶级感情问题是可以上纲上线的大问题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10)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11)

若干年没见过吃忆苦餐的了,相信以后也不会见得到了。 现在想想,那纯粹是一种形式主义的东西,没用的。如今社会发展了,人们生活富裕了,大力提倡吃好才是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12)

母猪肉死猪肉

到了芦苇收割的季节,山区的农民会由公社统一组织,去湖区收割芦苇。浩浩荡荡的民工队伍里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他们会在芦苇荡里安营扎寨一个多月。先是用镰刀把芦苇放翻,接着是去叶、扎把、归拢、铡断、打捆、堆码,皲裂加上划伤,手上的口子深深浅浅、红肉翻翻,有的口子能横着放进一根火柴棍,着实吓人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13)

为了犒劳自己,吃散伙饭的那天,会去附近的农民家里买头猪来杀。买猪不买肉猪,只买人家不愿再饲养了的母猪。母猪肉粗糙而且味重,口感比肉猪差了不是一点点,明知如此还买,并非有吃母猪肉的嗜好,实在是图便宜,为了省几个钱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14)

父亲工作的县革委会搞了个五七农场,是机关劳动锻炼的基地。农场与我所在的芦苇分场场部一条防洪大堤相隔,很近。农场里喂了不少的猪,用于改善机关的伙食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15)

不知道什么原因,隔不多久就会有猪生病死去,有的死前有征兆,有的死得突然。死了的猪是不能送机关食堂的,可也舍不得埋了,就滚水烫毛,开膛剖肚,下锅弄熟,邀来熟人朋友咪西咪西。邻居的原因,加之走动得勤,关系也好,我们十几号人每次也在邀请之列,而且还是最先被邀的。死猪肉呈现红色斑点,或零星的,或成片的,如今想起来都有些不寒而栗,当时却不以为然,只想到打牙祭,至于吃了会不会生病,没想那么多。

吃散伙饭的那天,作者,夏恒忠(图16)

掉进粪缸的鸡

乡下老家的厕所不叫厕所,叫茅屎缸”在偏屋的地上挖一个坑,坑里埋进一口大缸,露那么一点边沿在外面。缸上搁两块做不得正用的木板供人蹲着方便”茅屎缸无遮无拦,常有大鸡小鸡去缸里啄蛆吃。啄着啄着,有不小心的就掉了进去,就淹死了。淹死的是小鸡捞都懒得捞,直接沤肥料;淹死的是大鸡,不但要捞起来,捞起来了还舍不得埋掉,有的人家还会把它洗洗干净弄了吃。那时,不是家里有红白喜事,不是有贵客登门,极少有人家会舍得杀一只鸡自己犒劳自己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散伙饭

散伙饭是即将要分别的同学的一次聚餐。在每年高中生、大学生毕业前夕很多人都会聚在一起吃一顿饭。也指要离职了,请其他同事一起吃的饭。散伙饭也是男女生表白的最后机会,暗恋数年的男女借着酒劲进行最后的冲刺,无论成功与否都在诠释属于自己的爱情。大学生不仅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群体,更应该是遵守公德的文明人群,个别的学生用这种不文明的方式来宣泄压力,其实是心理上的脆弱和公德感缺失的表现。散伙饭吃到将近一半时,大四学生王野才从外面匆匆走进来。散伙饭越吃越多,吃饭的费用对毕业生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。

网友评论
相关文章
人生圆满(原创)

人生圆满(原创)

人生圆满(原创)[详情]

听雨……

听雨……

听雨……[详情]

原创相望莲开荷塘蜜语

原创相望莲开荷塘蜜语

原创相望莲开荷塘蜜语[详情]

吃糖水,当地人夏日有吃糖水解暑的蜜技

吃糖水,当地人夏日有吃糖水解暑的蜜技

吃糖水,当地人夏日有吃糖水解暑的蜜技[详情]

最前线,近日美团电单车的日单量已突破200万,共享单车之战硝烟未灭

最前线,近日美团电单车的日单量已突破200万,共享单车之战硝烟未灭

最前线,近日美团电单车的日单量已突破200万,共享单车之战硝烟未灭[详情]

丁贺出演重启之极海听雷,一个彻头彻尾被论文搞疯的男人

丁贺出演重启之极海听雷,一个彻头彻尾被论文搞疯的男人

丁贺出演重启之极海听雷,一个彻头彻尾被论文搞疯的男人[详情]

你的坚韧那么美—跟着女神姐姐大学家信中的岁月走回去

你的坚韧那么美—跟着女神姐姐大学家信中的岁月走回去

你的坚韧那么美—跟着女神姐姐大学家信中的岁月走回去[详情]

【九张机】谁解蝶情痴

【九张机】谁解蝶情痴

【九张机】谁解蝶情痴[详情]

老板忙,团队盲,员工茫,管理或培养,马脑课堂

老板忙,团队盲,员工茫,管理或培养,马脑课堂

老板忙,团队盲,员工茫,管理或培养,马脑课堂[详情]

模仿卡萨帝的国际高端家电品牌里面,卡萨帝,100+的国际大奖

模仿卡萨帝的国际高端家电品牌里面,卡萨帝,100+的国际大奖

模仿卡萨帝的国际高端家电品牌里面,卡萨帝,100+的国际大奖[详情]

网站地图     Copyright     2016-2018  资讯网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